<sub id="hdlnv"><del id="hdlnv"><form id="hdlnv"></form></del></sub><listing id="hdlnv"></listing>
<meter id="hdlnv"></meter>

<b id="hdlnv"></b>

<mark id="hdlnv"></mark><address id="hdlnv"></address>

<b id="hdlnv"><i id="hdlnv"></i></b>

<output id="hdlnv"><i id="hdlnv"></i></output>

<em id="hdlnv"><cite id="hdlnv"></cite></em>
<dfn id="hdlnv"><ruby id="hdlnv"></ruby></dfn>

當前位置:郴州黨建>黨史之窗

“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兩個(gè)師的兵力!”

2024-01-19 11:35:00  來(lái)源:人民政協(xié)報  字體: 【小】 【中】 【 大】

1936年11月西安事變爆發(fā)前后,西安全城到處可以聽(tīng)到《松花江上》歌聲。后來(lái),這首歌曲又迅速傳遍全國?!端苫ń稀钒l(fā)表后,強烈地觸動(dòng)了中國人的亡國之痛,歌聲所至,莫不唏噓,成為中華民族刻骨難忘的抗日歌曲之一。

鮮為人知的是,《松花江上》的誕生地是西安而不是東北,詞曲作者張寒暉也不是東北人,他也不曾到過(guò)東北。

用歌曲喚醒民眾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礦,

還有那滿(mǎn)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gè)悲慘的時(shí)候,

脫離了我的家鄉,

拋棄那無(wú)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

整日價(jià)在關(guān)內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ài)的故鄉?

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wú)盡的寶藏?

爹娘啊,爹娘??!

什么時(shí)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一曲《松花江上》,唱出了在鐵蹄下遭受凌辱、流離失所的東北人民的悲苦及心聲。它的創(chuàng )作者就是與冼星海、聶耳并稱(chēng)“音樂(lè )三杰”的張寒暉,一生先后創(chuàng )作了《軍民大生產(chǎn)》《去當兵》等70多首抗戰歌曲。

圖片

1936年的張寒暉

圖片

《張寒暉歌曲集——紀念音樂(lè )家張寒暉同志逝世十周年》(1957年河北人民出版社一版一?。?/span>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爺爺張寒暉一生其實(shí)從未到過(guò)東北。是流落西安街頭的東北難民,給了他創(chuàng )作靈感?!闭驹诤颖笔《ㄖ菔薪?yáng)村張寒暉故居里,張滿(mǎn)囤談起爺爺當年創(chuàng )作《松花江上》的故事如數家珍。

張寒暉的母親去世早,父親張振洲靠教書(shū)養活張寒暉弟兄5個(gè),以及張寒暉年邁的祖父、祖母。家里終年糠菜半年糧,貧寒度日,實(shí)在養活不起眾多的孩子,將張寒暉最小的五弟送了人。

在當時(shí)傳統思想影響下,不愿斷送張家的書(shū)香之脈,張寒暉的祖父和父親還是東挪西借地湊足學(xué)費讓7歲的他入私塾讀書(shū)。幼時(shí)的張寒暉聰明但是非常淘氣,11歲時(shí)到距家10里的翟城村高小讀書(shū)。整日食不果腹的張寒暉,靠著(zhù)堅強的毅力艱難求學(xué)。在學(xué)校期間,受到孫中山民主主義思想熏陶,并對歌曲表現出濃厚的興趣,經(jīng)常唱一些民謠和愛(ài)國歌曲。

1919年,五四運動(dòng)爆發(fā),讀初中的張寒暉走上了街頭,宣傳抵抗日貨,被學(xué)校開(kāi)除。于是,他轉到保定高等師范附中學(xué)習。在這里,他接觸到了《新青年》和《每周評論》,接受革命理論的陶冶。

1920年,曾受民主主義思想影響的張寒暉直接去了北平,在北平私立電氣工業(yè)學(xué)校學(xué)電工。

同年,張寒暉考入北平人藝戲劇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之所以報考這所學(xué)校,一是他從小喜愛(ài)戲劇,特別愛(ài)唱家鄉獨特的地方戲——定縣秧歌,更主要的原因是人藝戲劇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不但管學(xué)生的吃住,還發(fā)給一些零用錢(qián)。

1925年,張寒暉考入北平國立藝專(zhuān)戲劇系,同年加入共產(chǎn)黨。在藝專(zhuān),他在著(zhù)名音樂(lè )家趙元任教授的指導下,對民族音樂(lè )、河北梆子、河北民歌及昆曲等進(jìn)行了系統的學(xué)習和鉆研,為后來(lái)的音樂(lè )創(chuàng )作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

1926年,張寒暉帶領(lǐng)同學(xué)參加“三·一八”反對段祺瑞軍閥政府的游行,跟隨李大釗在游行隊伍中一起高呼“打倒帝國主義”“打倒段祺瑞”等口號。軍閥政府瘋狂搜捕愛(ài)國進(jìn)步人士,李大釗慘遭絞殺,張寒暉也上了通緝的名單。張寒暉連夜剃光頭發(fā),逃離北平,一路步行400多里回到家鄉——在一天深夜,光著(zhù)頭、赤著(zhù)腳出現在妻子的面前。

回到家鄉的張寒暉仍然沒(méi)有放棄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他幫助定縣民教館進(jìn)行秧歌、民謠的搜集研究工作,并參加了由晏陽(yáng)初領(lǐng)導的平民教育會(huì ),編寫(xiě)農民通俗讀物,參與創(chuàng )作了《農夫歌》《除草歌》《農家樂(lè )歌》《高頭村歌》等歌曲,編印了《普村同歌集》。

1930年,張寒暉在北平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lián)盟,幫助組織劇社。九一八事變爆發(fā)后,張寒暉在中共河北省委的領(lǐng)導下,整組定縣地下黨組織,組織農民運動(dòng),成立抗日救國會(huì ),并以古老民歌《三國戰將勇》的曲譜填寫(xiě)了《可恨的小日本》,以《滿(mǎn)江紅》的曲調填寫(xiě)了《告我青年》,號召青年“激奮進(jìn),齊赴國難”。

從此,他開(kāi)始了用歌曲喚醒民眾投身抗戰的革命藝術(shù)生涯。

1933年2月,張寒暉接到他在北平國立藝專(zhuān)的同學(xué)好友劉尚達的信,邀他去西安工作。劉尚達時(shí)任陜西省教育廳社會(huì )教育科科長(cháng),兼任陜西省民眾教育館館長(cháng)。

此時(shí),張寒暉在定縣利用民眾教育進(jìn)行抗日宣傳,已引起定縣反動(dòng)當局的注意。他接到信后動(dòng)身去了西安。張寒暉到西安后,在陜西省民眾教育館任總務(wù)主任。他組織了“西安實(shí)驗劇團”“西安鐵血劇團”,自當導演和演員,演出了《不識字的母親》《黑地獄》等話(huà)劇,并主編出版《老百姓報》,以通俗文字開(kāi)展救亡宣傳。然而,支持他們的陜西省政府主席楊虎城被南京政府撤免了職務(wù),張寒暉和好友劉尚達被趕出了民眾教育館。張寒暉失業(yè)了,貧病交加。他兩手空空拖著(zhù)病體回家,冬天還沒(méi)有棉褲,凍得瑟瑟發(fā)抖。

妻子邵錦萍和10來(lái)歲的女兒小艷亭去地里拾花生,換回幾尺布,連夜一針一線(xiàn)為張寒暉縫做了一條棉褲。病愈后,他利用在定縣平民教育促進(jìn)會(huì )工作做掩護,組織定縣戲劇研究社,演定縣秧歌,唱昆曲,編寫(xiě)劇本……宣傳抗日。

1936年夏天,張寒暉二次只身去西安,以西安省立第二中學(xué)教師的身份開(kāi)展抗日救亡宣傳工作。此次離家后,他大部分時(shí)間都在西北參加革命活動(dòng),再也沒(méi)能返回家鄉。

在西安省立第二中學(xué),張寒暉擔任過(guò)28級(1939年畢業(yè))的班主任等,講授國文課,課余則在師生中積極從事抗日愛(ài)國文藝宣傳。此時(shí),他在學(xué)生中組織成立了一個(gè)由20余人組成的“斧頭劇團”,指導演出了多部抗日救國話(huà)劇。其中《鳥(niǎo)國》一出影響最大。該劇在大操場(chǎng)演出,觀(guān)眾達數千人,群情激憤,抗日口號聲震云天。此后,“斧頭劇團”又到陜南、晉西等地做抗戰宣傳。所到之處,演出前張寒暉總是激情洋溢地唱起他的“主題歌”:“厲我兵,秣我馬,大家齊動(dòng)員;此恥不雪,此仇不報,不活天地間!”張寒暉在自己創(chuàng )作的歌曲與劇中這樣呼號。

飽含血與淚的旋律

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1935年,十余萬(wàn)東北軍被調至陜甘兩地,拖家帶口,愁容相對,鄉音一起,一夜征人盡望鄉。那是個(gè)什么樣的家鄉呢?那是一片遭受侵凌的故土。廣大東北軍將士渴盼早日打回東北,趕走日寇,重返故鄉。

古城西安街頭,擁塞著(zhù)成千上萬(wàn)憤怒的東北軍官兵和無(wú)家可歸的東北難民。張寒暉到達西安后,耳聞目睹了幾十萬(wàn)東北軍和人民流亡悲痛的聲音與慘景。一天夜晚,在東北軍做地下工作的孫志遠來(lái)看望張寒暉。孫志遠給張寒暉講了很多東北軍對故鄉的思戀之情和西安東北難民對喪失國土的悲憤之情,還送給了張寒暉一本東北軍第67軍出版的《東望》雜志。封面上印著(zhù)該軍軍長(cháng)王以哲的親筆題字:“我們何時(shí)能返回那美麗的田園?何時(shí)能安慰我們的祖宗于地下?又何時(shí)能救我親愛(ài)的父老兄妹于水火之中?!睂O志遠望著(zhù)沉思的張寒暉說(shuō):“寒暉,你多才多藝,寫(xiě)一首反映東北軍思想感情的歌吧!”張寒暉早有些想法,經(jīng)孫志遠一說(shuō),更燃起了他為東北軍寫(xiě)歌的欲望。

于是,張寒暉到西安北城門(mén)外東北難民集中的地區走訪(fǎng),與東北軍的官兵和家屬攀談,一面宣傳抗日方針,一面傾聽(tīng)東北同胞控訴日本鬼子的罪行,傾聽(tīng)他們對故鄉、親人的思戀,深刻體會(huì )到埋藏在他們心底的恨和痛。張寒暉日思夜想,心潮難平,眼前那片黑土地,那條松花江,仿佛在向他招手;東北依稀成了他的家鄉。

九一八事變以來(lái)的國仇家恨在張寒暉的胸臆翻騰;東北難民的哭泣在他腦??M繞;東北軍和難民決心打回老家去的呼喚在他心靈震蕩……“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mǎn)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歌詞寫(xiě)出來(lái)了,內容和感情脈絡(luò )分為懷故、漂流、呼喚三個(gè)基本層次。歌詞的開(kāi)頭部分,訴說(shuō)了家鄉的美麗富饒,而九一八事變突起,日軍占領(lǐng)了美麗而富饒的東北,人們只得背井離鄉,在關(guān)內流浪。歌詞的第二層次概括地描述了悲慘遭遇,透過(guò)訴說(shuō)喪家的哀痛,逃亡的倉皇,控訴日本侵略者給中國人民帶來(lái)的深重災難。歌詞的第三層次用飽含無(wú)限感慨的發(fā)問(wèn),向故鄉和親人發(fā)出深情的呼喚,寄托了對早日收復失地的強烈期待,把感情推向了最高潮。

用什么音樂(lè )素材呢?張寒暉想起了家鄉那獨特的地方戲——定縣秧歌中凄凄慘慘的“大悲調”,還有慷慨激昂的河北梆子;尤使他歷歷在目,縈繞耳邊的是家鄉女人哭墳時(shí)失去親人的悲痛欲絕聲——張寒暉在東北撤進(jìn)定縣的東北軍五十三軍的一個(gè)營(yíng)中教歌時(shí),軍兵們的歌聲是那樣悲憤幽怨,在從軍營(yíng)回來(lái)的路上,他見(jiàn)一婦女在新墳上燒紙,哭號失去的親人,那哭聲拖著(zhù)長(cháng)腔,凄慘、辛酸、悲絕……張寒暉久久回憶著(zhù)女人哭墳時(shí)的凄慘哭聲,腦海間縈繞著(zhù)東北軍和東北難民那悲憤幽怨聲……

音樂(lè )素材有了,張寒暉于1936年11月奮筆疾書(shū),一口氣創(chuàng )作出悲壯動(dòng)人的歌曲《松花江上》。

此歌既出,張寒暉先在西安二中學(xué)生中教唱,旋即引起強烈反響,教室外聚集起層層聽(tīng)眾。歌曲唱出了那深重的民族創(chuàng )痛,感人肺腑。張寒暉的友人姚一征曾說(shuō):“當歌曲寫(xiě)完后,我們唱到‘爹娘啊,爹娘啊’時(shí),竟嗚咽地哭了?!?/p>

當時(shí),正值紀念“一二·九”學(xué)生運動(dòng)一周年,西安二中的同學(xué)們在游行隊伍中唱起了這首歌,立即震動(dòng)了西安古城。隨后,由東北軍政治部宣傳隊印成卡片分發(fā)到各軍各師,又經(jīng)中共地下黨轉給北平學(xué)聯(lián)歌詠隊。

同時(shí),張寒暉把自己的這首歌教給群眾演唱,并帶領(lǐng)群眾到西安的城墻上、街頭中去演唱,悲怨壯烈的歌聲深深打動(dòng)了廣大東北軍官兵的心,竟有數萬(wàn)名官兵聽(tīng)后落淚。

繼而,這首震撼人心的歌不翼而飛,迅速在東北軍及東北難民中傳唱開(kāi)來(lái),唱遍了大江南北和長(cháng)城內外。

“流亡三部曲”之一

西安事變后幾天,張寒暉按黨的指示參加了東北軍,任政治部人事股長(cháng)兼“抗日演劇團”團長(cháng)。身為東北軍的一員,張寒暉唱著(zhù)自己創(chuàng )作的歌曲,同樣淚流滿(mǎn)面。

1936年底,周恩來(lái)在解決西安事變過(guò)程中出席東北軍軍官會(huì )議。會(huì )議結束時(shí),周恩來(lái)指揮著(zhù)東北軍軍官高唱《松花江上》。悲憤的歌聲激起大家思念故鄉的情緒。當歌聲進(jìn)入“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ài)的故鄉?”時(shí),全場(chǎng)軍官有的熱淚盈眶,有的低頭哭泣,有的舉起了拳頭?!耙欢ㄒ蚧丶亦l去!”的決心,充溢著(zhù)歌唱者的胸膛。

周恩來(lái)還曾問(wèn)一位東北戰士:“為什么一唱‘九一八,九一八’,東北人就流淚呢?”那位戰士靦腆地回答道:“想家唄!”周恩來(lái)笑著(zhù)說(shuō):“想家?我建議領(lǐng)導讓你回家看看,好不好?”戰士答道:“不趕走鬼子,回去也好受不了?!敝芏鱽?lái)親切地拍著(zhù)那位戰士的肩膀道:“那么,這支歌,唱出了你們的心愿,你們不愿做亡國奴,要求抗日、收復失地、統一祖國!這很好!”

1937年12月31日,周恩來(lái)在武漢大學(xué)演講《現階段青年運動(dòng)的性質(zhì)和任務(wù)》時(shí),談及《松花江上》,激動(dòng)地說(shuō)“(九一八事變后)成千上萬(wàn)的青年人無(wú)家可歸,無(wú)學(xué)可求,尤其是東北的青年朋友一再地漂泊流浪,一再地嘗受人世間的慘痛。一支名叫《松花江上》的歌曲,真使傷心的人斷腸?!睂τ诳谷崭枨木薮笥绊懥?,毛澤東也曾高度評價(jià)稱(chēng)“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兩個(gè)師的兵力!”

1937年,作曲家劉雪庵把自己從上海流亡到香港途中譜寫(xiě)的《流亡曲》(又名《離家》)及《復仇曲》(又名《上前線(xiàn)》)兩首歌與張寒暉的《松花江上》編為《流亡三部曲》,在《戰歌》音樂(lè )期刊上發(fā)表,因當時(shí)對《松花江上》創(chuàng )作者張寒暉缺乏了解而署以佚名。這是三首歌曲以《流亡三部曲》之名首次正式發(fā)行,成為在抗戰時(shí)期萬(wàn)眾傳唱、膾炙人口的一組愛(ài)國歌曲,對激勵民眾走向抗日戰場(chǎng)發(fā)揮了難以估量的推動(dòng)作用。

淡泊名利的人民音樂(lè )家

長(cháng)期的艱苦工作,使張寒暉積勞成疾。張寒暉當年在延安的鄰居鄭云燕曾回憶:“我們朝夕相見(jiàn),他穿著(zhù)一雙布鞋,衣裝較整潔,衣兜里別著(zhù)鋼筆,留長(cháng)頭發(fā),戴著(zhù)眼鏡,遠處看上去就知道他是個(gè)文人?!编嵲蒲嗾f(shuō),在相鄰相處的歲月里,張寒暉總是日夜兼程譜寫(xiě)著(zhù)一首首革命歌曲。無(wú)論是陰晴圓缺,在張寒暉的窯洞里總閃爍著(zhù)油燈的光輝,時(shí)而傳來(lái)譜曲的歌聲,偶爾伴有陣陣的咳嗽聲。

“我父親鄭新潮是黃埔軍校炮科畢業(yè)后到延安的,當時(shí)毛主席和朱德讓他與郭化若籌建延安炮兵學(xué)校,需要炮校校歌,就與李偉去找張寒暉征求編寫(xiě)內容,張寒暉雖然病重,但非常樂(lè )于相助,熱情地答應了,他日夜兼程完成了歌曲的初稿,為了更生動(dòng),他與我父親冒雪去找張學(xué)良的弟弟張學(xué)思(東北干部隊副隊長(cháng)),唱給他聽(tīng),征求他們的感受?!编嵲蒲嗾f(shuō)。此時(shí)的張寒暉病情一天天重了,咳嗽的痰中帶有血絲。

1945年春,天氣乍暖還寒?;剂烁腥拘苑螝饽[的張寒暉每天都要到窯洞外面曬太陽(yáng)。鄭云燕回憶說(shuō):“延安的醫療條件非常差,張寒暉的身體越來(lái)越虛弱了。他總咳嗽,白天只要聽(tīng)不到他的咳嗽聲,就知道他不在窯洞里,去魯藝學(xué)院了。有時(shí)夜間,他咳嗽得厲害,我媽媽就給他端去一碗羊雜碎湯,暖暖身子,咳嗽就會(huì )減輕一些,冬季來(lái)臨,他常說(shuō)最怕感冒。只要一感冒就會(huì )引起肺氣腫?!?/p>

1946年3月初,張寒暉因肺部感染引起水腫,造成心力衰竭,出現了昏迷。當年3月11日晚,年僅44歲的張寒暉在延安溘然長(cháng)逝,遺骨伴著(zhù)《松花江上》哀怨的樂(lè )曲安詳入土,安葬于寶塔山之南的窯背上。在他的墓碑上,銘刻著(zhù):人民音樂(lè )家《松花江上》作者張寒暉同志之墓。次年,蔣軍進(jìn)犯,墓碑俱毀,墓址蕩然無(wú)存。

可是,在人民的心中,他的墓碑是誰(shuí)也砸不掉的,每當聽(tīng)到這首《松花江上》的時(shí)分,都會(huì )思念這位人民的音樂(lè )家的。

張寒暉生前謙遜自持,不露聲名。當年,歌曲《松花江上》發(fā)表時(shí),沒(méi)有署上他的名字,之后多年,他堅持冠以“平津流亡學(xué)生集體創(chuàng )作”或注以“佚名”。一些學(xué)生也常問(wèn)他:“張老師,你的歌,為什么沒(méi)有你的名字呢?”張寒暉對此微微一笑:“要名字干什么呢?”在他看來(lái),有一支能起到戰斗作用的歌,也就足夠了,署不署名都不重要。

也許正因為沒(méi)有署名,張寒暉才躲過(guò)一劫。當《松花江上》剛剛出現時(shí),西安的國民黨憲兵就說(shuō)它是“赤色歌曲”,誰(shuí)要唱它就有被逮捕的危險,并下令追查歌曲的作者是誰(shuí),查來(lái)查去是“東北流亡學(xué)生集體創(chuàng )作”。

張寒暉除了留下《松花江上》《軍民大生產(chǎn)》這些名曲外,還創(chuàng )作了《游擊樂(lè )》《去當兵》等70多首抗戰歌曲。這些歌曲曾激勵中華兒女同仇敵愾,英勇殺敵,今天我們依然可以從這些歌曲中感受到音樂(lè )的力量、文化的力量、革命的力量。但張寒暉生前并沒(méi)有編印過(guò)自己的歌曲集,許多詞曲散失了。陜甘寧邊區文協(xié)的同志決定搜集編印他的歌集,由他的學(xué)生、同事和他的夫人一起用回憶的方法將他創(chuàng )作的歌曲一首首憶唱出來(lái)并記譜,整理成集,油印成冊。1950年,西北文代會(huì )召開(kāi)期間,改為鉛印出版的《張寒暉歌曲集》成為向大會(huì )的主要獻禮之一。自此,人們方知《松花江上》等歌曲的作者是張寒暉。

1993年6月,歌曲《松花江上》被評為“20世紀華人經(jīng)典音樂(lè )”。2005年9月2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原文化部、原廣電部等單位聯(lián)合舉辦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大型文藝演出《為了正義和勝利》,序幕中選的唯一一首歌曲就是《松花江上》,第三幕又選了張寒暉創(chuàng )作的《去當兵》。

2002年冬,在紀念張寒暉百年誕辰之際,西安人民在他曾經(jīng)戰斗過(guò)的地方——陜西師大附中校園里為他豎立了一座肅穆的雕像,以銘記這位為民族抗戰作出偉大貢獻的人民音樂(lè )家。雕像中的張寒暉,表情沉靜,若有所思,文質(zhì)彬彬,意氣風(fēng)發(fā)。寒風(fēng)中,陜師大附中2000余名師生再度唱響《松花江上》,以哀婉激憤的歌聲迎接校友的“歸來(lái)”。


下一篇 一條滿(mǎn)是窟窿與補丁的舊毛毯
網(wǎng)站地圖 | 聯(lián)系我們 | 關(guān)于我們
Copyright 2017 www.qqgky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中共郴州市委組織部 承辦:湖南紅網(wǎng) ICP號:湘ICP備18022240號-1 站長(cháng)統計
国产成人毛片视频不卡在线,亚洲午夜电影,久久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91精品专区
<sub id="hdlnv"><del id="hdlnv"><form id="hdlnv"></form></del></sub><listing id="hdlnv"></listing>
<meter id="hdlnv"></meter>

<b id="hdlnv"></b>

<mark id="hdlnv"></mark><address id="hdlnv"></address>

<b id="hdlnv"><i id="hdlnv"></i></b>

<output id="hdlnv"><i id="hdlnv"></i></output>

<em id="hdlnv"><cite id="hdlnv"></cite></em>
<dfn id="hdlnv"><ruby id="hdlnv"></ruby></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