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0adc

adc影院0adc 三人谢完恩站起身来,楚璃将圣旨递给周玖捧着,然后弯腰抱起小宝,面对众人,身上的气势大开,眼神威严,扫了所有的人一眼,淡然开口道,“四年前本是本王犯下的错,但因种种原因,本王不曾知道他们母子二人的存在,让他们母子二人在四年内受尽委屈,都是本王的不是,本王愧对阿玖母子,也要谢谢阿玖对本王的宽容和谅解。

而且,阿玖当年为了本王的名声,当时将此事瞒下,后又因失忆也不曾记起我,阴差阳错,到今日,我们一家三口才得以相聚,真正是不容易。

当然,们有人如果还有质疑的,还有问题的,请现在提出来,本王当场可以一一为们解答,但现在没有说话的,以后,本王也不想再听到什么难听的话,若是让本王知道了,们敢在背后嚼本王和本王王妃,以及明珠世子的舌根,就别怪本王手段狠辣无情。”

皇室子嗣骨血岂容混淆,既然皇上圣旨都下了,那说明肯定是调查得准确无误,再看璃王爷怀中的孩子,简直就是他的小翻版,大多数人都觉得没错了,先前议论周玖的人,骂周玖,骂野男人,骂野种的人,此时,感觉自己的脸是被打得叭叭响,谁能知道周玖的孩子竟然就是璃王爷的孩子呢,就说璃王爷这种如高岭之花,如天上谪仙,朗朗如云中皎月,高山白雪般的男子,岂会给自己好端端戴上一顶绿帽子呢?!

当然,这是在场男人的想法,而女子,特别是心慕楚璃的少女们,心里是万般滋味,芳心碎了一地,梅雨就是这些人当中的典型的代表,前面在周玖面前耀武扬威的要她离开楚璃,现在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脸上是热辣辣的疼,同时又羡慕周玖的好命。

楚璃能当着天下人承认当时是自己的错,那一颗维护周玖的心,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也不知道周玖是何德何能,能得璃王爷的倾心相待,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璃王爷,臣有一事不明,您又是如何知道明珠世子就是您的孩子才会去调查的呢?”人群中有大臣站出来。

楚璃扫了那名大臣一眼,耐心解释,为了小宝和阿玖,自己受点责问算什么,“那是因为本王去太安县养病,偶尔碰见了明珠世子,第一眼就发现明珠世子与本王长得极像!明珠世子这双凤眼,除了本王和皇上,以及第五家人有,请问在座的谁有?们要说看不出明珠世子像本王,那们定是眼瞎。”

楚璃这一提醒,众人果真看向太后娘娘,皇上,还有璃王,明珠世子几个的眼睛,的确如璃王所说,极像。

“本公就说,本公子第一次在第一酒楼见到那孩子,咋那么面熟呢,原来真是表哥种的种!哈哈……荣郡王爷,那次也在的,说是不是?”这话说得甚是放肆,众人朝说话的人看去,原来竟是太后娘娘的娘家侄儿,第五凌,第五凌一身红衣,骚气冲天,正把手搁在荣郡王的肩上,同他说这话,不过,他显然是说给众人听的,那声音极响。

周玖抽了抽嘴角,也只有他敢在宫中这么放肆,楚璃面色平淡无波的扫了他一眼,那小子话说得虽糙,但也是在间接为小宝做证。

“皇上,太后娘娘,我也觉得那孩子的眼睛长得像极了璃王爷和皇上!是我们第五家才会有的一双凤目呢。”又有人说话,不过说话的人却是一身蓝衣的第五蓝雪,贤妃娘娘,太后娘娘的娘家侄女。

俏皮眼神撩人心弦

“他本就是皇室子嗣,自然是像的。”皇上楚歌点点头,也颇为赞成。

“是哀家的嫡亲孙子,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太后娘娘也出语承认了小宝的身份。

等众人说完,楚璃这才看向那位大臣,“可还有疑问?”

“微臣没有异议。”那位大臣连忙坐下,开玩笑,太后娘娘和皇上都发话,他再敢置疑什么,脖子上的脑袋不想要了吗。

“四皇弟,皇兄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一问,除了认为这孩子与相像外,可以其他的证据能证明这孩子就是亲生的?”

三王爷楚夏风度翩翩的站了起来,一脸温润无害的问楚璃,语气温和,没有咄咄逼人,但是他无须咄咄逼人,因为,只要他现在一出口,代表的就是皇室中的人,要说前面是大臣,臣子的疑惑,那他代表就是皇室中所有的人的置疑,就算因为有楚歌的圣旨和楚璃的相认,如果今天没有一个有力的证据能证明小宝就是楚璃的儿子,怕是今天认下后,也难保天下人继续置疑小宝的世子身份。

楚璃冷冷的看了楚夏一眼,再看向众人,“无论本王以往有何种证据都不及当场验证来得清楚和明白,本王敢认,自然不会心虚的!小顺子公公,麻烦取碗清水来,本王要与明珠世子当着天下人的面,滴血相认,看谁以后还敢置疑明珠世子的身份?!”

什么?

陈顺和楚歌都呆住了。

小宝曾与皇上滴血相认,小宝就是皇上的孩子,如今楚璃却要当着天下人的面,滴血相认,那怎么行?!

“皇上……”皇上求助和问询的眼神看向楚歌。

“皇弟当真要如此做?”楚歌问楚璃,虽然楚歌心中没谱,但是他也知道楚璃定是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为堵天下悠悠之口,哪怕要本王的命也可在所不惜,更何况一滴血而已!”楚璃淡淡道。

“好,那就让天下人看得明白。”楚歌点头。

“夏裳国太子殿下,周丞相,三皇兄,大皇兄,本王还得麻烦们四位做个见证,随同陈顺公公一起取清水过来,再见证滴血的过程,最后由们四人宣布结果。可行?”

“好!”

夏裳国太子夏舞尘第一个站了起来,向这边走来,他答应了,其他三人自然没人不同意,安亲王楚允,元亲王楚夏,丞相周书晏全部走了上来,他们四人随着陈顺公公去殿外取了一碗清水回来。

楚歌又命太医送来了银针,楚璃接过银针刺向食指,殷红的鲜血血珠滴入了碗中的清水中,楚璃取过血后,蹲下身子与小宝对视,“小宝,有些疼,害怕吗?”

“父王,孩儿不怕,银针给孩儿,孩儿自己来!”小宝一脸坚定的摇摇头,从楚璃手中接过银针,小眼睛一闭,刺向手指,一滴滴鲜血滴入了清水中,那里面,除了清流见底的清水,还有他父王的血。

周玖心中难受得紧,低着头红着眼睛从袖中拿出药膏,心疼替楚璃和小宝手上的针眼上涂上,若不是为了小宝的未来,若不是怕众口铄金伤害到小宝,打死她也不愿意看到小宝一次次的滴血,一次次的受疼。

“娘亲,不哭!”一滴泪滴在小宝胖乎乎的手背上,小宝抬眼看着娘亲哭了,立即拿小手替周玖擦泪。

周玖的泪让楚璃的心一紧,她从来不随便滴一泪的,楚璃的眼神阴冷的看向楚夏,看得楚夏怔了怔,倒退了一步,夏微尘的心里也有些堵,眼神复杂的看着周玖流泪,张了张嘴,终是不好说什么。

“玖儿,这是……怎么了?”周书晏问周玖。

“父亲,我没事,女儿只是心疼小宝。”周玖擦了擦泪,把小宝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抱在怀里。

毫无悬念,小宝的血与楚璃的血没一晌就融入在一起,四个见证人,代表臣子的周书晏,代表东楚国以外的夏微尘,代表皇室的安亲王和元亲王同时宣布了验证的结果,明珠世子就是璃王的亲生之子,没有任何疑问和可置疑的!

“恭喜璃王爷,贺喜璃王爷迎回明珠世子!恭喜太后娘娘,贺喜太后娘娘,又添皇孙!”再无人置疑,风头一转,臣子们齐齐跪下向楚璃和第五太后大声贺喜。

“众卿家都平身吧,哀家今天的确高兴,认回明珠世子,是今天给哀家最好的祝寿礼!”第五太后语气喜悦,脸上都是笑意。

至此,小宝的身份尘埃落定,他就是金尊玉贵的皇家子嗣,明珠世子,再无人敢置喙,当然,再也无人会将周玖未婚生子的事拿出来说道,他们知晓楚璃的手段,现在当着大家的面看似好说话,有问必答,但是出了这皇宫,有谁再敢说周玖和小宝的一句不是,那人怕是身家性命都难保,不想死,不想家破人亡,那就把嘴闭紧了,别乱吠!

事情一了,三人这才向太后娘娘祝寿,太后娘娘说了,小宝就是最好礼物,所以,璃王爷没拿寿礼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周玖却不愿被人看扁,既然楚璃和小宝同是皇子皇孙,为什么非得因为没有准备礼物,被人背后议论?!

周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木盒,木盒看上去还有些粗糙,本以为这三人没有准备任何礼物的众人,包括太后娘娘和皇上在内,看着周玖手上的木盒子都有些发愣,冷心冷情的楚璃这一有了妻子和孩子,性格是真的变了,竟然也想着准备了礼物,不过,那木盒子看着就简陋,里面也定然不是贵重礼物。

楚歌扶额,虽然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小宝和自己,和楚璃二人验血同样都会相融,但是,璃王府也没那么穷吧?既然准备了就好好准备一个看得上眼的礼物,给母后一个面子岂不是更好吗?真正是想不通他的脑回路。

楚歌也只是在心中腹诽,而其他人就不同了,看着周玖手中的简陋木盒,有人都嗤笑出声了,还有的人又忘记了前面被狠狠打脸的事实,议论道:“准璃王妃这是去农村呆了四年,呆成了习惯,送太后娘娘的礼物也能这么寒酸?!”

“就是,在农村呆过的人,哪还有高门贵女的气质,早忘记了,真是让人无语!”

“她自己没银子,相府有吧?璃王府有吧?一看就上不得台面,小气得紧,看着都让人辣眼。”

“们猜猜那木盒子里会是什么?不会是一颗萝卜吧?”众人嘻笑,声音越来越大。

“我猜可能是颗土豆,或是是棵大白菜。哈哈……”

……

楚璃当然知道周玖拿出来的东西不可能差,所以,那些人说的话听在耳里,也并不生气,因为他家阿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爱啪啪打人的脸了,而且打得越肿越好,没看见她,本想打开盒子的,听人讥笑她了,就故意不开盒子了嘛。

楚皇华童鞋站在那的姿势和他家父王如出一辙,气定神闲,说吧,就吧,等一会他家娘亲就要狠狠打那些人的脸了,他家的水果都比人家好吃,娘亲准备给皇祖母的礼物,能差到哪去?铁定是顶顶好的东西。

周玖把木盒交给了楚璃,楚璃又将木盒捧给了太后娘娘身边秦嬷嬷,“嬷嬷,这是阿玖和小宝特意为母后准备的寿礼,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还请嬷嬷您打开,给大家看看。”

“是,王爷,老奴这就打开。”秦嬷嬷心中替太后娘娘开心,不管璃王妃和小世子准备了什么,哪怕是只萝卜,是大白菜,是颗土豆,太后娘娘也会开心的让人种在她的宫殿里的。

刚刚下面众人的议论,她也是听到了的,那些人不懂,只要和璃王府有关的事和人,太后娘娘看着冷淡,其实心中那是欢喜得不得了。

秦嬷嬷打开木盒,就“呀”的一声,脸上的神情是满满的惊讶,这看在下面众人的眼里,更是认为这礼物怕是太难看,所以,任秦嬷嬷这样不动声色的深宫嬷嬷都出乎了她的意料,他们怕是真猜对了,这礼物不是萝卜,就是土豆了。

“嬷嬷,怎么了?”太后娘娘神情平静问秦嬷嬷。

“太后娘娘,看……。”秦嬷嬷把木盒子递给太后娘娘看,太后娘娘一看,竟然和秦嬷嬷一般,神情除了惊讶,还有震惊,甚至是惊奇。

想皇后娘娘,这天下有什么东西没有过过她的眼,奇珍异宝,飞禽走兽,天材地宝,天上有的,地上长的,水中生的……。

都能让太后娘娘惊讶的,那必定是那礼物简陋得无法入眼吧,下面一众夫人和小姐们眼神里的鄙视也越来越来盛,就连一直淡定的楚璃,都有些不淡定了,轻轻问周玖,“阿玖,到底准备了什么?”

“这不……马上就知道了。”周玖朝秦嬷嬷努努嘴,一脸的淡定。

“哦。”楚璃抬眼看向秦嬷嬷和第五太后,静等答案揭晓。

“父王,要相信娘亲!”

“臭小子!”楚璃伸手摸了摸小宝的头发,骂了句。

“嬷嬷,打开给众人看看,也大家长长眼界吧!”第五太后笑着看了眼楚璃一家三口,她是越瞧越满意。

“是,太后娘娘。”

所有人的眼神都盯着木盒,有期盼,有好奇,更有等看笑话的,连楚歌这个皇帝,三国来使也都没有掩住眼中的八卦之色,特别是南齐和北齐的两国使者,听着众人的议论,想着若是一个萝卜,或者是一颗土豆什么的,等他们回国后,定要把东楚皇宫这大笑话拿回去说给皇宫的众人听听,怕是大家可以笑上个一年半载了。

秦嬷嬷面对大家,将木盒子缓级打开,木盒中的东西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等大家看清楚木盒中的东西时,个个惊呆了,特别一众识货的御医们,还有盼着有一个绝世的天材地宝做为镇阁之宝的第五凌,那眼神里是激动,是震惊,是兴奋!

------题外话------

看了昨天大家的评论,文文写到现在,大家应该差不多都能猜出周玖的真实身份了。